地址:中国河北省唐山市滦州装备制造产业园区

电话:0315-7410100 / 7410400
传真:0315-7410700
邮箱:
lczgkj@163.com

 

唐山连创实业有限公司

手机版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警惕输入型通胀对我国制造业和楼市的影响

2021/04/15 15:36

  海关总署周二公布数据称,以美元计中国3月出口金额同比增长30.6%,进口同比增长38.1%,进出口表现均强于预期,尤其是进口。进口增速大涨主要是因为铜、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涨幅进一步扩大。这显示了中国正在升高的PPI很大程度上由输入性因素所推动。
  
  这是一波人为制造的通胀,就如高盛的分析师所说,不要与美联储作对,美联储希望通胀上升就会去做。鲍威尔多次强调要等到实现充分就业,且通胀回到2%,并有望在一段时间内升至2%以上才会考虑加息。与此同时,白宫制定更加疯狂的财政刺激计划,这为金融市场提供了确定性的“大宽松”背景,在股市已经高悬的情况下,资本进入商品市场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市场,这场盛宴持续的时间可能超过市场的预期。
  
  美国会有持续推动通胀上升的故事。首先,疫情导致了非常规经济衰退,疫情缓解后将导致压抑的服务需求集中释放,从而产生短时间的供需失调现象,推动价格上涨。其次,美国政府财政刺激计划以及其他潜在的刺激政策都会导致美国经济在中期内会被持续拉动,如果重现疫情前3.5%的最低失业率记录,工资上涨也将成为可能。美国拜登政府急需一场繁荣,赢得选民,与中国竞争,避免一场过于平淡的复苏浪费掉这次危机所创造的机遇。与2008年次贷危机后不同,当年中国实施大规模刺激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实现了通货再膨胀。当前,中国力求稳健的政策避免让正在推动的结构性改革半途而废。但是,美国此次高举通胀的大旗,需警惕这对中国结构性改革与平稳发展的干扰。作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在大部分石油、矿产以及其他原材料依靠进口的情况下,它们价格的疯狂上涨必然会对制造业产生冲击。
  
  就目前而言,全球最主要的需求在中国。一是因为中国经济早已恢复正常运转,投资和消费需求远远好于大部分还在疫情中挣扎的主要经济体。二是其他地区的制造业产能因为疫情冲击停转后,大量订单转移到了中国,这使得中国制造商需要进口更多的原材料。两个因素叠加让中国承担了最多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如果不能通过出口向外传导出去,中国制造业就会产生赔本赚吆喝的问题。
  
  正因为更多订单涌入使得制造业产能紧张导致上游原材料不断涨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直接的通胀氛围,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感受到的。这种氛围会刺激中国市场中各种通胀预期并作出相应行动,进一步放大通胀压力。在这个过程中,楼市是重要的因素。
  
  尽管中国政府并未降低按揭贷款利率刺激楼市,但市场根据全球央行货币放水的行动做出判断,尤其是有2008年后的经验,因此,大量家庭涌向了楼市。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2020年中国居民杠杆率为62.2%,相比2019年升高了6.1个百分点,超过国际平均水平。央行数据显示,去年住户贷款增加7.87万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增加5.95万亿元,而今年第一季度,购房热度仍然不减,住户贷款增加2.56万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增加1.98万亿元,按照这个速度,今年家庭部门杠杆依然会大幅增加。大量货币通过楼市杠杆涌向市场,为通胀趋势火上浇油。
  
  因此,中国或许可以对比较依赖原材料进口的商品,通过取消出口退税的方式减少出口,从而进一步降低大宗商品的进口需求。如果企业和客户可以承担更高成本,那就让全世界消化中国制造业的再通胀压力。与此同时,在疫情冲击下的购房热潮本质上是通胀驱动,如果中国经济有空间能降低地方政府对楼市的依赖,就可以采取适当金融政策予以降温。需要警惕家庭部门大规模加杠杆,因为这将在长远范围内冲击消费,并通过推高通胀进而打击制造业,弊病甚重,而这是不可持续的。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